《檗谷黄氏族谱》对黄景昉家世的补正

《檗谷黄氏族谱》对黄景昉家世的补正 时间:2019-03-04

  《檗谷黄氏族谱》对黄景昉家世的补正,希望下列文章能帮到你。

  黄景昉,字可远(黄景昉,字可远的记载仅见《檗谷黄氏族谱》),又字太穉,号东崖,福建晋江人,是崇祯五十相中,少数能"克保令名者"[1](P6506),且宦绩贯穿于启、祯两朝,自编修以至台辅,几与崇祯一朝相终始。南明隆武时期,唐王以其"敏慎弘亮,才堪救时"[2](P45),力聘其复职,而后因与郑芝龙不合,并且局势已无可挽回,于隆武二年八月再次致仕。迄今为止,学界对黄景昉的研究仅限于对其生平的简单介绍[3],并且多据《明史》本传,因而其生平仍然模糊不清。而《檗谷黄氏族谱》作为檗谷黄氏家乘,对黄景昉生平记载详备,足资补充。有鉴于此,本文通过对《檗谷黄氏族谱》(下称"《族谱》")的利用,补正《明史·黄景昉传》的缺失,并据以简述黄景昉的家世。

  一、《檗谷黄氏族谱》概述

  《檗谷黄氏族谱》不分卷,为檗谷黄氏的长房家乘[4],光绪庚子(1900)年由二十世裔孙黄秀勳重修,檗谷村村委会藏有原抄本。该谱据《光绪庚子修长房家乘凡例》编纂,谱前录有黄氏"始封""始肇""始分"之图,其次为历次编修族谱的序文,再次为世系及列传,五世为一图,图后附以列传。现将《凡例》撮要录之如下:旧谱五世一图,惟首图只有四世而已,不合图数,谨将瑀公为始祖,方得五世一转。盖明知太乙公有所自出之父湮没弗彰,恐在天之灵爽,亦不安于龛中,故易旧图为新图,虽僭改前谱,然于敬祖之心,亦少慰追远者也。

  旧谱大叔公、二叔公二派,附在谱末,而道成公楼下一派,字行不差,惟资成公安海派,差一世,同安前山派差四世,故改之俾与五世一图合式。知我者其此更订乎?罪我者亦此更订乎?然不改未免叔侄字行颠倒,何若改之,昭穆分明之为愈也。

  旧谱,或子长父年二十余岁,妻长夫年六十余岁,弟先于兄,叔后于侄,核其年月,皆记者之误,故易其序次,方合年纪。

  旧谱,五世一图,长房长者合并书之,长房二者合一书之,长房三者错综书之,长房四者笼统书之,今将前人所修者,依原次序。惟新修者,兄弟同胞则并书,余者挨次分书,俾昭穆易明,览者一目了然。

  旧谱,亲生之子则朱枝,承继之子亦朱枝,惟抱养之子则黑书,再传而后仍按朱枝明其为我后者,不敢外视也,今则旁书。若者为外甥入承、外姓入承以黑书之,至於同姓入承者,何公之第几子,出继载于名下何公之子,第几来承,记于所承之名下以别之,庶阅者易于按图,后世方知其所自出。

  旧谱,无地图、山图、田图、墓图,今将黄始封之地图之,黄始肇之地图之,黄始分之地图之。嘉乐山、云衢岭、钵岩山、万安山各绘其图以昭后世,而田图墓图了如指掌。

  旧谱,不分图数,世系难稽,今将五世一图,自始祖起,至二十三世,共分六图,旁注首图某公起,几世至几世,蝉联挨次而下,俾阅者易于披览。至于旧谱,以仙举公为一世,今虽以瑀公为始祖,然世次一依旧谱恐更易未免纷纭,后之修谱者,其按图以修之可也[1].

  从《凡例》中可看出,该谱的修纂目的已与明代和清中前期有所不同,如正德元年的《族谱凡例》即与此《凡例》不同,录之如下,以作对比:凡世次冠于正宗之首,则朱书之,所以纲维族属而大一统也。

  凡大宗则正书,小宗则旁书,所以重宗支而崇先祖也。

  凡父子则连书,兄弟则并书,所以序昭穆而一血脉也。

  凡有爵者则图像之,为其立身扬名显祖荣宗也。

  凡有德者则图之,为其敬老慈幼保族宜家也;有功者图之,为其兴衰立业御侮扞灾也。

  凡有后者书子,无后者书绝,立后者书继,小则书殇,大则书卒,所以谨世系也。

  凡五世同一宗,高玄同一图,所以明远近而存世泽也。

  凡子孙寓居于外者则书其地,时常往来者则书其后,不往来者则除其后,以见其自绝于宗也。

  凡男子四五岁则书其名,冠则书字、书行、书娶、书德、书子、书岁、书卒、书葬,所以备人道之终始也。

  凡妇人不书名,因夫而附书之;妾母不书,因子而附书之;女子不书,因壻显者而附书之,所以备阴阳之大义也。

  凡众子不立传,有爵者传之,有德者传之,有功者传之。

  凡妇人有孝有德贞烈节义者,传之,所以别贤否垂世教也。

  凡养子不书名,明其非后也;恶子不书岁,恶其幸生也;放子不书卒,斥其先死也;出子不书葬,罪其失所归也;放谓极恶大罪,为父所逐出,谓远离父母,业于异端是也。

  凡庶子虽长不许承宗,其无嫡子,则旁书之,所以垂世嫡也[1].

  从这两篇《凡例》中即可看出,正德《凡例》注重"序昭穆,明亲疏,辨贵贱,别贤否",而光绪庚子的《凡例》则更重于"敬祖"和"明昭穆".这一趋势也可从《族谱》的序文中看出[2],如明永乐元年纂修族谱的序言中,开篇即说"家之谱,国之史类也,昭穆非是不明,疎戚非是不辨,贤否非是不分,故本支鱼贯,昭穆位矣。伯仲雁次,疎戚着矣,贤否志实,善恶判矣,是诸谱之所为作也"[3].乾隆癸亥年的族谱前序亦云:"家之谱,与国之史同也,所以序昭穆,明亲疎,辨贵贱,别贤否,所关大矣。稽我檗黄之谱,如系凡例、谱议以及诸谱序,历代闻人,垂之家乘者,固已详而且尽矣。"[4]

  而嘉庆以降,族谱的修纂则逐渐偏重于"敬祖"和"明昭穆",而"辨贵贱""别贤否"则不再强调,如《嘉庆乙亥新修族谱序》即曰:"家之谱犹国之史,……但吾谱失修历有七十三载,沿今不举,后此愈失其真……俾世远年湮无昭穆之,或紊已耳。"[5]

  光绪辛卯年重修谱承袭了嘉庆乙亥年修谱的宗旨":谱牒之设,昉於谁乎?夫自结绳之俗弛,书契之文兴,人之因生赐姓,而别其祖之所自出,谱随以立焉。天下至大,以舆图收之;人民至众,以版图定之。矧人之本乎祖,不设谱以志之,子孙莫知其为始也。"[6]

  至光绪庚子年重修长房家乘",敬祖"和"明昭穆"已成为修改旧谱,编写新谱的主要目的,故而该谱修纂之宗旨即在于此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hanel99.com/lunwen/jindaishi/2564187.htm
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。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我们来信(xspiccom@163.com)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.
0

很好,很强大!

0%
0

太差劲了!

0%
X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